用造假简历,干外包的活儿,底层程序员已被逼出局


“在深圳,每个人都走得很快。”这是徐亮的体会。第一天搭地铁去IT培训学校,他发现前面的人突然开始疾走,接着小跑起来,所有人都开始跟着一起跑。他被挤在人群中,发现是列车的车门要关闭了。他也开始在站台上冲刺,刚好在启动前把自己塞进车里。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徐亮抬头一看,他其实坐上的是反方向的列车。

文 |张炜铖

编辑 |金匝

运营 |一凡

绿灯

电脑桌面中央是一个红绿灯,用编程语言让红灯、黄灯和绿灯依次亮起,一位合格的程序员能在两分钟内实现这一切。但11年前,19岁的孙玲第一次见到这个画面时还是被震慑了,她意识到,是技术让一切变得简单、迅速、直接。

那时孙玲刚得知自己高考落榜的消息,一个上升通道关闭后,她偶然接触到程序员这个职业,当即就想报IT培训学校,可是原本打算资助她的姑姑家里出了问题。后来,在手机电池厂的流水线待了一年后,孙玲攒了一些钱,决心脱离工厂,第一个想起的,还是红黄绿灯亮起的画面。

位于深圳华强北的一所IT培训学校让孙玲获得了成为程序员的入场券,她的传奇经历从此开始——通过自考获得文凭,不断跳槽去更好的公司,学英语去美国念研究生,最终在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取得了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直到今天,孙玲去过的这所学校依然在行业里活得很好,门口的沙发上坐着各式各样的人,沧桑的中年人,满怀信心的年轻人,焦头烂额的家长,都在这里郑重地写下自己的名字和联系方式,只要在前台填完一张信息表,各式各样的人——招生老师、培训老师、学校主管都会找上门来,热情地邀请你走上通往程序员的道路。

对于要来IT培训学校的人,孙玲是一个“神话”,在采访的过程中,不断有人提起她,怀着向往的神情。她是一个坐标,代表着一种可以模仿的跃升轨迹,就像去年刷屏的那篇文章所说的那样:“她用了10年,从深圳流水线厂妹做到纽约高薪程序员”。这激起人的一种想象:一个毫无基础的普通人一旦成为程序员,就有机会在互联网的浪潮里开始一段不同于以往的、完全崭新的人生。为了实现这个目标,他们迫切地想找到通往互联网世界的入口,上一个IT培训学校,可能是花费最少、门槛最低的方式。

25岁的徐亮是其中一个。他选择的这家IT培训学校在深圳开了十年,规模保持在中等,一幢老旧写字楼里,塞进了四间教室和零散的小办公室。招生老师接待了徐亮,承诺他未来的工作“保底6K”,她在徐亮眼前比划着,“多的话拿到8K完全有可能。”她把招生宣传册推到他眼前,第一页印着:“选择IT,选择成功。”

徐亮将信将疑,环顾着培训学校四周的墙壁,贴的都是“就业明星”们的信息,他们的起薪没有低于10K的。招生老师继续给他勾画出明亮的未来:找工作、落户、做一个新深圳人——他被鼓舞了。

做一个新深圳人,一直只存在于徐亮的想象。他在农村出生,小学上到一半,父母盘下一家小五金店,家里搬进只有两条主干道的县城。同辈的哥哥姐姐